当前位置:首页 » 玩游戏赚钱 » 正文

魔兽世界怀旧服的4种赚钱路子,靠它发财的人请进

时代确实不一样了。

2006年的《魔兽世界》里,玩家们烧着几毛钱一小时的点卡,看着屏幕里边缘带着锯齿的人物,一路缓缓升到60级。2019年,想重新体验这种感觉,一个月得掏出75块钱。在离开《魔兽世界》经典旧世的这些年里,物价飞涨,时过境迁。

魔兽世界怀旧服的4种赚钱路子,靠它发财的人请进

如今,在即将上线、象征着追忆和青春的怀旧服里,人们却早早打起了赚钱的主意。

卖ID、代练、精打细算、争夺风剑……这些赚钱的手段不尽相同,目的也天差地别,但每一种又都是一个小而特殊的片面,合在一起,又组成了2019年的经典旧世。

1 卖ID

三季稻这个账号如今的拥有者本人,没有在怀旧服抢到“三季稻”这个名字。

需要强调的是,三季稻的号早已多次易主,这里说的只是它的“现任号主”,而不是当年的三季稻

事情听起来好笑,但发生在《魔兽世界》的怀旧服里并不稀奇。8月13日,怀旧服开启了角色预创建功能——可以提前建立角色,时间是当天早上六点——在这一刻,无数人被闹钟唤醒,准时进入了游戏,只为了抢占到一两个好名字,然后再转手卖掉。

小好告诉我,一个标准的“三季稻”ID,现在花3000块可能都买不到。

8月13日早上六点,小好起床,因为三季稻根本抢注不到,他只能占了“丶三季稻”和“三季稻丶”这两个ID,定价分别是500和700。“丶”在后边的那个比较美观,所以贵了200块钱。

六点过后,小好的“三季稻”们和大批名人ID开始刷新在闲鱼上出没:“三季稻”“我苹果牛”“刘德华”“蔡徐坤”……曾经魔兽红人的ID价格最高、最抢手,再就是明星、名人——“乔碧罗”目前的行情也不错,排在最后的,才是一些简约又比较有美感的名字。

这些ID的大致价位比你想象的要高——我没有看到价位标注在三位数以下的。

在闲鱼上,我找了一个ID贩子问了问“古天乐”这个名字值多少钱,但东扯西扯一番过后,对方还是要求我自带一个具体的心理价位,而这也是ID贩子的共同点——要求买家自带具体价格。

这种情形,一是因为账号ID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一个具体的价值范围,二是因为不同的ID,对不同人来说有着不一样的价值。

就像是,有人抢到把“三季稻”标价拍卖,也有人抢到了三季稻,跑去问三季稻本人要不要拿回他自己的名字。

2 代练

做怀旧服代练的无非有两种:工作室,和慕名前来的个人玩家。

淘宝上的工作室早就已经开始接怀旧服的单了。

在淘宝上的《魔兽世界》代练店里,“怀旧服”的等级代练正在逐渐成为热门选项。我大致看了几家店,要想把角色从1级升到60级,大概要花上近2000人民币,耗时大约30天。

这样的价格让不少玩家接受不了——在如今的《魔兽世界》里,弄个满级号不过百来块钱。

但由于怀旧服还原了“原汁原味”的60级《魔兽世界》,升级的难度也重回往昔,想弄个60满级的号,要比以前可贵的多了。

也有很多人并不明白找代练的这种心理——怀旧服,不就是为了体验这一切吗?

一位玩家算了一笔很现实的帐:一个六十级的号如果自己练,要花上半个月时间,而这半个月时间代表的价值,如果按自己现在的工资算,差不多等同于2万块钱——不过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打算自己玩,因为觉得“玩的东西还要找人代劳,想什么的(呢)”

除了游戏工作室外,也有小部分个人代练开始冒头。

我在闲鱼上和代练小秃聊了聊,他开价不算高,1500元,耗时一个月,而且只接两个号。

只接两个号,是因为他怕自己忙不过来。令我挺惊讶的是,小秃其实从没玩过魔兽世界。

小秃告诉我,自己是为了报补习班才想到这个办法,我说如果你真是为了补习班的话,还是挺棒的,他回答我说“没什么可敬佩的,这很现实,毕竟不是什么有钱家庭”,而他之所以选择怀旧服,也是因为“钱多”,而且也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选择了。

我给了小秃一些建议,告诉他代练手游,找一些操作比较机械的游戏比起《魔兽世界》来说要容易很多。小秃说没事,他会看攻略。

3 挣金

怀旧服刚有消息不久,怎么在游戏里赚金的攻略就已经开始风靡。

金的用途无非两种——用在游戏里和游戏外。

怀旧服里需要用金的地方很多。多年前在原版60级《魔兽世界》里吃过糠咽菜的玩家都知道,学技能、千G马、买包……普通练级的情况下金不往往够用,也是因此,人们早早就盘算起生财之道,想让自己未来的日子舒坦点。

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由于玩家们自知竞争不过工作室,并担心工作室毁坏了怀旧服环境,于是想多少打压一下这些风气。有人开好帖子,整理了一些可以快速刷金的途径,比如刷材料、开宝箱,热度都挺高。

但评论里唱衰的也有不少:“对80后来说最有难度的是怎么挤出时间来玩,所以刷刷刷是不可能了,一顿酒钱多换点金币吧”——大部分准备玩怀旧服的玩家都有这种心态,虽然大家都挺反对工作室的,但是上班忙、生活累,没有余力在去自己刷钱了。

至于金在游戏外的用途,终归还是逃不过换点卡。原来的《魔兽世界》里,有30元点卡可选,现在就只能冲75块钱玩1个月,不能冻结、累积。挺多人抱怨这个,也有人挺多人回应:“玩怀旧服的估计都30多了,不应该在乎这75块钱”。

事实上,还是有人纠结这75块钱的,不过他们的问题大多围绕着“能不能像以前一样挣到点卡钱”。而想挣点卡钱的这些人里,真的在乎这75块钱本身的倒不多——大家更在乎的,还是能不能“像以前一样”。

4 风剑

游戏还没开服,人们就已经开始盘算怎么瓜分风剑了。

以前有个故事,一对夫妻幻想自己中了五百万,结果商量这笔钱用处和分配的时候,二人打了起来闹离婚。当时不少人都觉得这事特离奇、好笑——而如今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魔兽世界里。

这几天有个帖子,一位玩家挂了一个公会会长,因为在商量“如果出了风剑该怎么分配”的时候二人意见出了分歧。

这场争执大体的内容是这样:此玩家与会长聊起如果出了风剑怎么分配的问题,会长执意认为,第一把风剑应该属于自己——尽管他玩的是骑士,因为这样分配更可靠,会长不会跑路;而这名玩家认为,会长这样是在满足自己的私欲。

这个帖子我通篇看下来,倒没有觉得谁是谁非——无非是两人用理性的语言,各自表达观点——也许这名会长的确有些偏执(60级骑士当T的确不怎么样),但某种程度上,这样的情况其实比原来60级《魔兽世界》里的情况好一些:在以前,不乏有“没有讨论过风剑归属,结果一出左、右脸之后,会长直接拿着跑路了”的事件出现,而现在的玩家,则更倾向于“提前规避风险”——比如针对公会制度或是DKP问题,怀旧服的玩家们已经开始提前制定、研究、公整。

因为类似的种种现象,NGA上一位用户“水天赋法师”发了一个应景的帖子,说这像一场信任危机:“十几年前,游戏里的我们更愿意选择信任。十几年后的我们,首先是怀疑。”

而在2019年,风剑早已说不上极为珍贵——原版《魔兽世界》里,风剑早就能单刷了,不少人早已拿上了这把传说中的武器。但在怀旧服里,这把剑的珍稀程度又回到了往昔——甚至高上更多:价值2万人民币。

出现这种情形的,也不只是风剑。我曾在一家代练店问询过拿“甲虫之王”的具体价格——这个曾经象征无上荣誉,需要无数玩家合力才能完成的成就,如今被明码标价成48万人民币。

5 等待开服

这一切都出现在一个还没正式开服的游戏里。

《魔兽世界》的怀旧服的确热闹——我看了一个视频,在角色的出生点上,一个一个玩家不断的往出蹦,有“重回往昔”的感觉,在这些新生儿里,有多少人只是为了占个好听ID然后卖钱,很难说。

我不是在说人心不古,游戏不再,利益、冲突在任何一个阶段的《魔兽世界》里都存在着,在任何一个阶段的世界里也存在着。只不过在怀旧服,这样一个人们希望缅怀青春,追忆曾经美好的地方有着这些成熟的,商业化的现象,还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微妙——但也仅仅是“微妙”而已,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怀旧服能够还原的,也只有版本。

猜你喜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