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业玩家 » 正文

英雄联盟职业玩家的一天:吃饭 睡觉 打游戏

这就是英雄联盟职业选手每一天的生活,很多人艳羡他们在舞台灯光之下的光彩,却并不知晓屏幕后面枯燥而艰苦的训练。几乎每一天都有电子竞技的职业赛事,每个月都有很多年轻玩家远离家庭居住到联赛附近的基地,而来自欧洲荷兰的Febiven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生活中有很多道路,但他选择成为一个职业选手,以玩游戏打比赛为生。

穿着黑色长袜,一条镶嵌着蓝白底纹相间“我爱你”字样的灰色运动裤,Febiven在FNC战队位于柏林的基地醒了过来,在那里他和队友一起生活、工作。他的上衣是FNC战队独有Logo的队服,统一印着赞助商的标志。FNC战队是英雄联盟历史最悠久的队伍,他们曾经拿下过S1全球总决赛的冠军,而不久前也拿下了IEM10世界总决赛的亚军,Febiven是这支队伍的中单选手,他在这里工作生活,成为英雄联盟顶级选手。

19岁的Febiven在两年前加入了摇摇欲坠的FNC战队,这支老牌强队在季前赛几乎失去了所有老队员,Febiven当时并不确定自己的未来,“我只考虑一件事情,专注于游戏。”如今,他每天对着英雄联盟工作十多个小时。

Febiven的父亲犹记得儿子签下的第一个合同,他们接起了电话,电话的另一边是Cloud 9 Eclipse战队的经理,那是一个半职业战队,“签下这份合同就能每个月得到500欧元。”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一下Febiven的名字,就能发现他过去几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去年他和他的队伍打进了全球总决赛四强——那相当于在世界杯上踢足球。他到现在已经存下了7万欧元的奖金,收入来源于自身的努力,对于一个19岁的男孩如何去花费这些钱呢?“我把所有的钱都放到一个储蓄账户中,”Febiven是这样回答的。FNC战队负责了他日常的一切开支:购物、起居、旅行和电子设备。而他也没有其他的爱好,他不热衷于玩乐,他甚至只玩一个游戏,那就是英雄联盟。

“也许我应该做些其他事情。”在采访的过程Febiven低声说完后想了想,他还想做什么呢?他摇摇头,耸耸肩,他的心思并不在外面的世界。

他的卧室里是属于自己的房间,但没有太多的摆设,床边也没有放着桌子或者梳妆台,只有一个衣柜。“我不需要其他的东西,我只是在这里睡觉。”Febiven说道,当他来到这里对卧室的要求很简单,一张床、一张被套还有一个衣柜。

Febiven有着自己的计划,在工作日每天10点开始,花费一些时间玩游戏,然后和队员教练们对比赛进行回顾、分析对手,还有一对一的谈话:什么地方能够做得更好?他打算如何发展?晚上,他们回来看比赛,听教练的评论:如何在下一次做得更好,如何对抗他们的下一个对手。所有用餐和饮食完全是战队的经理和厨师负责。

除了日常工作,他们每周还要和运动心理学专家会面,每个人都对此有经验和需求,“这是有必须的,能够提高选手的整体能力和生活水平,每个星期三都要进行。”有时候,选手们也会在网上进行直播或者与粉丝们互动。

不觉得单调吗?“也许吧,职业选手这样的生活确实是很单调。”Febiven看起来做着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工作,但他们还是有自由的时间,可以做其他事情。当问及他是如何处置空闲时间,Febiven表示他还是继续玩游戏,但也会和队友们一起逛下街。

你想要一个女朋友吗?“不,”Febiven坚决地说,“不需要。”他认为谈恋爱会分散自己的精力,“我现在在这里,我想这需要时间和纪律。”

最初来到这里父母是不太同意的,因为没有合适的学校,Febiven的父亲说,“他报了在线的课程。”他的父母试图阻止他,他们希望Febiven在电脑前的时间能够少了一点,能够认真捧起教科书投入学习中。但是他们看到Febiven的粉丝越来越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Febiven说着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现在全家人都看着他在世界各地参加比赛。

当Febiven去柏林的时候还有一个问题,Febiven的父亲回忆,他们希望他可以完成学业,“他拿到了文凭,他总是会去学校。”而这一次父亲相信Febiven是明智的选择。

在FNC战队柏林的基地有着8间卧室,5个教练,1个总教练,1个分析师和战队经理。一个大浴室、一个客厅和一个巨大的阳台,附近有很多基础设施和银行。这就是队员们的家,男孩们可以做着自己的事情。

当记者走去厕所的时候,韩国21岁的上单玩家Gamsu正拿着手机看电影,他友好地点了点头。这些年轻人在训练基地只喝罐装能量饮料,“咖啡因容易上瘾,对选手有不好的影响。”Febiven在玩游戏时只喝水,不仅如此,在游戏之外他没有喝什么别的饮料。

在他们这些男人生活中唯一的女人是来自西班牙的厨娘,目前战队正式面试一些厨师,他们想招募第二个厨师。之前的厨娘是FNC战队教练Deilor的朋友,她想帮助她的朋友,“这是我唯一的方法来帮助他。”

今天的午餐是面条和金枪鱼。大多数团队的成员都会吃干净他们的盘子,但Febiven表示,“我只吃了几口,我不喜欢吃鱼。”

英雄联盟目前每个月有6700万活跃玩家,每天登录游戏是人也不计其数,越来越多的人玩英雄联盟,因此有了职业联赛,然后有了职业战队,最后这些战队和成员居住在基地。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简单来说就是两个队伍的五名玩家互相以摧毁对方基地为胜利条件的游戏,游戏是免费下载的,但你可以在游戏中购买新的英雄或者皮肤,通过这些营销策略,英雄联盟的开发商拳头游戏去年赚了1.5亿美元。

拳头游戏在德国柏林有一个盛大的游戏舞台,成百上千的观众来到现场支持他们喜欢的游戏和队伍,他们能够在游戏舞台的大屏幕上看到喜欢的英雄竞技。在荷兰,电子竞技游戏仍然是不太热门的行业,与周边国家相当要冷门一些。如果在美国,或者伦敦、柏林,LCS决赛的票几乎很短时间就卖完了。去年梅赛德斯-奔驰体育馆中进行了全球总决赛的总决赛,15000张票在半个小时内就售罄,门票昂贵高达65欧元(约470元),一些比较小的比赛门票一般是10英镑(越93元)。

如果现场的票卖完了,那么没有买到票的观众们依然可以通过收看网络直播频道来观看比赛,和其他竞技体育项目一样,你能够在资讯网站上得到现场情况和赛事评价,还有教练分析和队员采访。

一个人生活在柏林的游戏基地对于职业选手而言也是有副作用的,他们缺乏日常生活能力:不懂得如何烹饪或者照顾自己。Febiven来到这里居住后对母亲说,“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我能照顾自己。”他害怕这种事情发生吗,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亲自去做吗?“其实我也会担心,只是我不去想。”

“有时候会思考一下人生。”前Elements战队的职业选手Krepo感慨,“这几年走过来,不知不觉看着自己已经25岁了,然后取而代之的是年轻一代。”Krepo曾经也是LCS的职业选手,他多年以前也生活在游戏基地,吃饭、睡觉、打游戏,每天重复这样的事情。

Krepo两年前从比利时来到柏林生活,那时他才23岁,“其实我心理年龄还是17岁,我除了游戏外什么都没有,我甚至还没有完成学业。”由于脱离社会好几年,职业选手的社会技能并不强,“我的朋友很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要做什么。”他现在正在努力追赶人生。

在一年前退役后Krepo通过游戏表现和拳头游戏签下了一份合约,得到了一份作为评论员参加比赛的机会,“如果在足球场上的运动员结束了自己职业生涯后,往往只能在俱乐部得到一份工作体现自己的价值。”Krepo是幸运的,完成了从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到社会人员的转变,是很多选手寻求成功的方向。

玩游戏赚钱

猜你喜欢


好玩不花钱还能赚钱的网游

好玩不花钱还能赚钱的网游

本人玩的游戏挺多,好玩的不多,能赚钱的挺少!传奇,天龙八部,QQ幻想,完美世界,梦幻西游,DNF,还有那个让我丢净了脸的魔域,哈哈!我04年接触的电脑...

十二年问道情,我叫天涯浪子

十二年问道情,我叫天涯浪子

刚刚接触问道时,记得是2006年刚出来没多久,那时候电脑还不算普及。上网都是在网吧,那时人在网吧都是在玩qq聊天。而我却被我朋友带入问道这个坑了。 &...

二维码